您现在的位置: 泉州第十一中学 >> 正文 今天是:

李镇西:“镇西兄,血脉虽不相连,心灵永远沟通”——“学生教我当老师”系列(3)

作者:李镇西文章来源:镇西茶馆点击数:319更新时间:2018-12-28

images/7/2018/12/L0ZzfpxZIF8dii0ppQI8RXImJIvbi5.jpg

当年该班歌咏比赛时,我担任指挥


(说明:昨晚推出的《“中国学校教育发展研究中心”和“华夏区域教育促进会”联合主办的“全国中小学骨干教师、班主任专业发展报告会”与我无关》后,反响强烈。文中的乔老师给我打电话,非常诚恳地道歉,并说明他也是受害者,被主办方骗了,他说他只是一个具体联系人,内幕他都不知道,这出骗局的导演者应该是“中国学校教育发展研究中心”和“华夏区域教育促进会”的那个“许老师”。今天我又和通知中的于洁老师联系了,她也根本不知道。也就是说这通知上几乎所有被请的讲课老师均不知情!考虑到乔老师的难处,我原谅了他。并答应删除昨晚的文章。但对“许老师”不会原谅。特此说明。好,我今天继续讲我的故事。)



因为学校师资紧张,有一年我教高二时,担任了全年级三个班的语文教学,同时还担任一个班的班主任。因为工作繁忙,不但课余和学生接触时间少了,而且工作也比过去急躁粗糙,我明显感觉同学们对我是有不少意见的。

进入高三,也就是1994年9月开学不久,便迎来了又一个教师节,学校要求各班利用班会课举行庆祝活动。这天,我吩咐班干部在教室黑板上写了一行大字:“教师节——献给老师的礼物!”

班会开始时,我笑着对大家说:“今天是我的节日,所以,我想向同学们索取‘礼物’。”学生们顿时笑了起来,显然是不相信我的话。

可我却认真地继续说:“在过去的高二学年里,由于李老师修养不好,再加上工作繁重,所以,我的工作越来越简单急躁,在各方面都存在许多问题。今天,我诚心诚意请同学们对我的工作提出意见。这对我来说,的确是最好不过的礼物啊!”

接着,我又拿出事先买好的钢笔、圆珠笔和铅笔:“为了鼓励和感谢同学们,今天我来个‘有奖征谏’——意见中肯尖锐的,获一等奖,奖励钢笔一支;意见比较中肯尖锐的,获二等奖,奖励圆珠笔一支;所有提了意见的同学都有奖,至少是三等奖,铅笔一支。同学们可不要坐失良机啊!”

同学们又是一阵大笑,气氛开始活跃了。他们见我十分真诚,便也认真思考起来……

开头炮的是黄金涛:“李老师,我们都记得,高一时您和我们没有师生界限,我们甚至可以对您直呼其名;可是到了高二,您越来越爱对我们发脾气,师生之间有了明显的心理距离。希望李老师能恢复高一时亲切的笑容!”


images/7/2018/12/zKvLMg2lSNFFmHy1cNz2mu2rFFNuVv.jpg

    (第一个给我提意见的黄金涛同学)


我走下讲台,来到黄金涛的面前,双手递给他一支钢笔:“谢谢你的批评!”  

班长吴冬妮站了起来:“李老师,上学期班上的运动会的会徽设计,您没有征求同学们的意见!”

我略略回忆了那件事的经过,说:“好吧,我接受班长的批评,今后班里的事儿多和大家商量。”说完,我送给她一支圆珠笔。

平时常挨我批评的郭坤仑也发言了:“李老师有时太爱冲动。那次林川用脚狠狠踢教室当然该挨批评,但您当时拍着桌子厉声斥责他,写了检讨又请家长,使林川事过很久还感到抬不起头。”

 我同时拿起两支圆珠笔,一支递给郭坤仑:“谢谢你的直率!”一支递给林川:“请原谅李老师!”。

提意见的学生越来越多了……

下课铃响了,我总结道:“永远感谢同学们!愿在新的一学年,我们高95届1班的全体同学和我这个班主任精诚团结,同舟共济,以共同创造明年七月的辉煌!”

回答我的,是一片雷鸣般的掌声!

一年后,学生们果然以出色的高考成绩为我班的历史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叹号。离校之际,学生们来向我告别,他们送我一张同学们签名的尊师卡,我打开一看,里面有黄金涛代表全班写的一句话——

“镇西兄:血脉虽不相连,心灵永远沟通!”

23年过去了,今年暑假我退休之前,应同学们要求我上了“最后一课”。黄金涛负责筹备。上课时,同学们带着他们的孩子,还有他们年迈的父母一起来听我的“最后一课”。

教室里,挂着当年他写的一句话:“血脉虽不相连,心灵永远沟通”。

下课时,黄金涛同学和白宇同学为我抬进一个大蛋糕。

黄金涛说:“李老师,我们知道今天不是您的生日,但今年您满六十。我们以此表达对您的感恩!”